西段新闻网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 > 足球外围的特定是什么 杭州,凭什么一幅幸福的模样?

足球外围的特定是什么 杭州,凭什么一幅幸福的模样?

足球外围的特定是什么 杭州,凭什么一幅幸福的模样?

足球外围的特定是什么,丨被颜值耽误的实力派丨

▲ 光速前进。摄影/陆圳云

-风物君语-

制造幸福的未来之城

又是一年“双十一”。忙于填满购物车、奔走于互赞群、蹲点抢红包的你,或许早已忘记“11.11”与“光棍节”的关联。

全民剁手的狂欢,能这样润物细无声地化解单身狗的尴尬纠结,真得归功于阿里巴巴。

而与“11.11”同步进入大家视野的,还有阿里巴巴的老巢所在地——杭州。

早在800年前,这儿的外卖就遍地开花,连皇帝都做起了肥宅、共享车轿随处可见、海淘与快递广受欢迎,极致风光和繁华街市双管齐下,吸引着无数文人墨客与极客驻足于此。

▲ 网易大楼,十足的距离感和未来感。摄影/陆圳云

这样的杭州是不是与你眼里悠闲诗意的旅游“天堂”有所不同?没错,她始终都是充满活力创新的“未来之城”。

位于浙江中心、吴越交融之地的杭州,既有农耕文明的“经世致用”,又有海洋文明的拼搏开拓,“好贾”之风尤盛。

▲ 千岛湖,“天下第一秀水”。摄影/木棉山顶

杭人“人性敏柔而慧”,善于经商。南宋临安城中甚至流行着这样一句俚语:“欲得官,杀人放火受招安;欲得富,赶著行在卖酒醋。”

蔚然盛行的重商之风一直延续至今,娃哈哈、阿里巴巴、“3亿人在用、10亿人在笑”的拼多多……这些名震四方的商业帝国创始人,无一例外,都是杭州人。

▲人物从左至右,从上至下,依次为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,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,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,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养生堂有限公司董事长钟睒睒,拼多多创始人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峥,汉鼎股份创始人、汉鼎宇佑集团董事长、杭州上市公司联盟理事长王麒诚。图/网络

而以民营中小企业为主流的“浙江模式”,更是展现出杭州人的商业头脑和创新精神。

在全国工商联正式发布的“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名单中,杭州有50家企业进入榜单,占全国的10.00%,占浙江省的37.31%,上榜企业数第14次蝉联全国第一。

杭州已经连续三年在15个“新一线”城市中排名第2,仅次于成都;而杭州的核心商圈实力,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*。

*注:来自“新一线城市研究所”发布的《2018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》

▲ 来福士夜景。摄影/朱露翔

随着阿里巴巴等商业巨头的出现,g20峰会的召开,无论是城市管理、经济发展,还是产业结构、城市文化,杭州的综合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,也孕育出了一种他处难觅的——创新、商业、科技相互交融的理想生活氛围。

▲ 商业和自然风光在这里和谐共存。摄影/周勇

外卖、电商、快递、海淘、新零售……这些互联网时代的“新经济”,当代人趋之若鹜的“风口”,早在800年前,已经被时为全球最精彩的国际性大都会之一的杭州玩遍了。

▲ 雷峰塔。摄影/学文映像

让我们回到宋朝,那个中国商人的黄金时代,看看临安有多么超前。

当时,“农商并重”的国策开始取代历朝历代的“重农抑商”,商人的社会地位大幅提高,商业环境也愈发宽松。

▲ 杭州景区给员工发宋朝纸币——交子,被戏称为最穿越奖金。图/视觉中国

“全民经商”的浪潮席卷着整个国度——僧人、农民,社会各阶层的男女老少纷纷加入经商的行列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印象中“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”的女性,早在宋朝便已把茶馆、酒店等商铺经营得有声有色,甚至连尼姑,都做起了买卖。

南宋定都临安之后,全国经济重心南移,“苏湖熟,天下足”的格局逐渐成型。“士、农、工、商,皆百姓之本业”彻底成为社会共识的南宋,成功开创了古代中国商品经济发展的新时代。

▲ 苏绣清明上河图,生动记录了中国十二世纪北宋都城东京(又称汴京,今河南开封)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。南宋都城临安(今杭州)的市井情态与此相仿。图/视觉中国

四通八达的商业网络,打破了长期以来封闭式的坊市制度,建立起了住宅与店肆混合“市坊合一”的商业格局。

各店铺冲出围墙,“网红店”遍地开花。

▲ 比图热闹。图/网络

965年,宋太祖把宵禁开始时间推迟到凌晨一点,此后完全取消,通宵达旦的夜市就此出现。到了南宋,集市交易在形式和时间上更为宽松自由。

灯火通明的夜市,昼夜迎客的酒楼,行走江湖的艺人,通宵叫卖的小贩,不断涌入的游客……勾起了一幅灵动活泼的南宋生活画卷。临安亦成为了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“不夜城”。

▲ 今天的杭州城,四通八达,灯火通明。图/视觉中国

夜生活的繁盛,餐饮业的发达,使得临安不仅诞生了许多有故事的“深夜食堂”,也让“外卖”在南宋都市中风靡一时。

早在北宋社会的“百科全图”《清明上河图》中,就可以发现“外卖小哥”的鼻祖——左手拿着两个“打包盒”,右手拿着餐具,身上穿着店里的围裙,刚从店中走出来,一脸懵逼,好像不知道要给哪家送外卖。

▲ 客官,给个五星好评呗。图/网络

南宋周密的《武林旧事》、吴自牧的《梦粱录》等史料著作中,也有明确记载——当时临安的餐馆提供“逐时施行索唤”“昢嗟可办”的外卖服务。

只要派人到饭馆点好菜,店家就会让伙计把饭菜送上门来,而且饭到付款。甚至为了保证外卖食物的口感,宋人还发明了“温盘”这样的高级外卖盒来给食物保温,让人不禁感慨“南宋好生活”。

▲ 古临安风华。 画卷上文字为陈珲所标注(此图左上角的方形建筑,陈珲认为有可能是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的方形市场),魏志阳翻拍。图/新浪

虽然当时没有各种外卖app的评价系统,却丝毫不影响商家对于菜品、服务和声誉的重视与把控,“一有差错,坐客白之主人,必加叱骂,或罚工价,甚者逐之”。

外卖菜品,更是丰富多样,从主食小吃到甜品水果,一应俱全,店家还会注意季节时令的变化,来调整菜品。比如,茶楼会在冬天添卖七宝擂茶、葱茶;暑天就添卖雪泡梅花酒等等。而假使菜谱中没有顾客想要的菜肴,厨师可根据顾客要求“私人订制”。

贴心服务的背后,是竞争激烈的餐饮市场。

为求生存,商家自然以顾客为中心,尽量满足顾客需求。临安较大的酒楼还设有“筵会假赁”的服务项目,由“四司六局”承包,租赁器具,供应酒菜,从发请帖到安排座次、桌前执事等等,都有人承揽备办。

主人只要出钱,不用费力,就能在家举办盛大宴会。

▲ 应时美酒的幌子,吸引着食客的驻足。图/网络

这些与当下热议的“新零售”之精髓也不谋而合——关注焦点由商品转向人,并且结合当前新市场的特点,从而重构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、更好地满足目标消费者的需求。

甚至连皇帝也无法抵达深夜外卖的诱惑。据史料记载,宋高宗赵构、宋孝宗赵昚,都曾多次叫过外卖点过单,吃得开心还不忘好评点赞、收藏店铺,小费给的也很是大方——“直一贯者,犒之二贯”。

▲ 正店两侧挂着栀子灯,门口站着揽客的女性,说明这里提供特殊服务。图/网络

至于当下人们津津乐道的“共享经济”,早在南宋都城临安,便出现了专供市民阶层租赁使用的“共享车”。

据记载,马可·波罗到达临安时,就看到这种共享街车、在大街上往来驰骋。与现代“共享”思维一致,街车并非个人所有,而属于车行。

在南宋,除了车之外,轿、船乃至驴、马、牛等牲畜,都是含有“共享”意义的出行工具。

▲ 南宋李唐所绘《晋文公复国图》中的渡口待渡场景。图/网络

此外,异常兴盛的海外贸易,逐渐壮大的中产队伍,也让宋朝人爱上了海淘与代购。

当时的不少商人,收购国内的陶瓷、茶叶、丝绸、手工艺品,到海外换取珍珠、珠宝、骏马、犀牛角等物品。一来一回的双重利润,让很多商人靠着进出口贸易富甲一方。

▲ 繁忙的码头。图/网络

彼时的“奢侈品一条街”临安御街上,珠玉珍异、花果野味、异域奇器……海内外各地运来的物品,齐聚于此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

皇亲国戚、文武百官以及爱追潮流、不甘落后的新中产们,漫步于此,不管有没有“双十一”,都在这里大开眼界的同时,疯狂剁手。

与此同时,随着南宋私营贸易占比增多,长途贩运即“物流”也开始逐渐面向广大人民群众。

▲ 快!让开!我很急!图/网络

宋代的快递有个生动的名字——“急脚递”,创立于步递和马递基础之上,日行四百里。有意思的是,和如今的快递小哥一样,供职于南宋快递公司“斥堠铺”,也有统一的工作服。

值得玩味的是,无论是大胆创新的商业格局、还是对物流的专注、对“海淘”的畅想,800年前的临安商业特质,都与今日杭州的“互联网”气质不谋而合,一脉相承。

自古以来,诗情画意的杭州从不缺文人与诗篇。

▲ 吴山,烟雨迷蒙。摄影/花衣小水仙

李渔寓居于此,便把《梁祝》的悲情就此绽放于杭;白居易与苏轼来此做官,“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”,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绝妙就此诞生;李叔同在此执教,传奇般的《送别》回响于此。

▲ 胡雪岩故居。图/图虫·创意

除了文人墨客,这儿还聚集了大量极客——《梦溪笔谈》作者沈括、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毕昇、“宋元四大数学家”之一杨辉……都是杭州人。

到了中国古代科技的巅峰的南宋时期,临安不仅是一座弥漫着商业气息的“华贵之城”,更是当时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高新科技研发基地,其高超先进的印刷、航海、酿造、纺织、园艺、建筑、陶瓷等技术,对海内外产生了极其重大而深远的影响。

▲ 临安太子尖,旋转的星空。摄影/陆圳云

古有造纸术、印刷术、指南针、火药,今有“新四大发明”——高铁、网购、移动支付和共享单车。

有趣的是,“中国新四大发明”中有三项都与杭州息息相关——淘宝、天猫已然成为网购的代名词,移动支付也因网购而兴起;而杭州作为中国第一批推行公共自行车的城市,公共自行车系统更是在全球排名第一。

▲ 杭州kikyo艺术空间,定期更换的室内陈设吸引着游人的驻足。图/@kkikyo space

杭州人,始终传承着自宋朝以来的“极客基因”。

由阿里巴巴开始,杭州逐渐形成了一个互联网生态圈。中国第一座互联网金融大厦落户在杭州,便吸引了一大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入驻。

▲ 阿里和菜鸟将投资1000亿元建设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。图/视觉中国

在阿里巴巴、蚂蚁金服、网易、海康威视等科技巨头落户杭州之时,众多在不同领域独树一帜的独角兽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。

2017年科技部火炬发展中心发布的“中国独角兽名单”中,杭州市共有26家独角兽企业、105家准独角兽企业,是国内最大的科技独角兽乐园之一。

在这样浓郁的创新科技氛围下,杭州自然一跃成为程序员最爱pick的人气城市。

▲ 落日下的钱江新城,很有科技感,伴水而生的城市让北方人羡慕不已。摄影/周勇

据2018年7月23日猎聘发布的《2018中国重点城市工程师大数据与调研报告》显示,在2017季度到2018年二季度期间,杭州以12.46%的流入率排名第一,一举超过北上广深一线城市,成为互联网工程师的“新宠”。

▲ 杭州市民欣赏达芬奇手稿真迹。八大美院之一的中国美术学院主校区也坐落于杭州西湖畔,除了校内风光美丽,为这里增添了艺术气息,和文人辈出的杭州气质一脉相承。图/视觉中国

而杭州对优秀人才和创新精神的鼓励与尊重,也吸引了原本漂在京沪或者京沪籍的程序员陆续在此扎根落户(阿里当年的执行副总裁卫哲、现任ceo张勇、蚂蚁金服ceo井贤栋等),甚至众多硅谷精英也决定“回家成就人生新高峰”。

▲ 2018年淘宝造物节王思聪的网红狗王可可,通过ip开始淘宝店,年入两千五百万。图/视觉中国

这些被戏称为“硅谷帮”的年轻人,往往拥有国际教育背景和工作履历,有一部分甚至来自硅谷的谷歌、facebook、paypal这样的全球顶级科技公司。在他们的眼里,宇宙的中心——不是硅谷,不在华尔街,也不是伦敦金融街,而在杭州。

▲ 杭州首家无人餐厅亮相即成“网红” 没有服务员24小时营业。图/视觉中国

“全球无现金之城”、“城市大脑”、“智慧场馆”……如今的杭州,以其高度的活力创新,涌现出一大批高速成长的科技新名词,俨然成为一座未来生活之城。

▲ 杭州最美图书馆钟书阁,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图书馆。图/视觉中国

正因如此,杭州总被拿来与其他城市做比。

但杭州就是杭州,她不用成为“中国硅谷”或者“东方西雅图”,也不用“被超越”成上海或是陷入与深圳的“宫斗”。

这座人文与科技完美交融的天堂城市,最独到的——是拥有持续给予人“幸福感”*的魔力,是理想生活与现实奋斗交织回响的未来之城。

*杭州是全国唯一连续十一年入选“2017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”榜单的城市。

▲ 杭州阿里巴巴园区,平日里忙碌的程序员们晒晒太阳补补钙,备战即将来临的双11购物节。10月24日在it界被称为程序员节。因为1024是2的十次方,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。程序员就像是一个个1024,以最低调、踏实、核心的功能模块搭建起这个科技世界。图/视觉中国

编辑丨章鱼

图编丨袁千禧

设计丨q年


上一篇:MSI入围阶段再度归来:黑马VEG能否顺利晋级

下一篇:文在寅:推进韩朝领导人再次会晤时机已到

扫描关注微信
下载客户端